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移动互联 >  正文

台湾宾果网址

 2019-03-04 16:04  来源:A5用户投稿 

  2019年创业最赚钱的50个项目

一周前,多家媒体报道称,斗鱼已秘密申请在美国市场IPO,本次IPO将计划融资约5亿美元,最早今年二季度实现上市。

不过喜讯面前,斗鱼也遇到了不少麻烦事,先是旗下的游戏主播、前电竞选手神超单方面宣布要跳槽虎牙,斗鱼准备要跟他“法庭见”。

后有熊猫TV将斗鱼送上法庭,原因或系网红主播纠纷问题,而开庭日期为3月18日。

再早一些,2月3日发布的《周源、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中,主播与斗鱼和熊猫的纠纷仍然缘于主播跳槽。

事实上,斗鱼、虎牙和熊猫等游戏直播间频繁发生主播跳槽事件,平台因此引发的纠纷数不胜数,索赔金额更是屡刷新高。

跳槽乱象谁之过

近一年来,优秀游戏主播跳槽事件越来越频繁,前有嗨氏、后有张大仙、神超等优秀游戏主播跳槽。而且跳槽后却老是被前东家“法庭见”。跳槽原因也挺大众,要么就是前东家钱没给够,要么就是录的直播不火心里委屈了。

在神超跳槽之后不久,斗鱼就曾经公开表示过,将对违约的主播进行追责,鉴于斗鱼在gank主播这方面的胜率高达100%,所以这几位主播免不了破财。

龙珠TV CEO陈琦栋曾说,现在的行业混乱是王思聪的锅,自从熊猫TV入场后高价挖主播的套路一直延续到了现在,不是今天你挖我,就是明天我挖你。

虽然斗鱼一再强调主播的行为属于违规跳槽,将追究法律责任,但并没有缓解平台被挖角的情况,主播抢夺竞争越来越白热化。

归根到底,这还是网络直播平台对主播合同条款不完善造成的,如果在签游戏主播合同时,先协商好合同时间和相关规定,双方谈好权利与义务,或许可以避免很多纠纷。

事实上面对天价的违约金,主播之所以能够大胆违约跳槽,主要还是有跳槽的新平台作为后盾,直播平台为了成功挖到主播多数都会帮主播承担这些违约金。但随着违约金的高涨,新平台掏钱买单越发吃力。

此外,部分主播被挖角后也出现对新平台“水土不服”的情况。如韦神、蛇哥、安德罗妮等斗鱼一线主播,高薪跳槽之后一度人气暴跌,类似被挖走最终凉凉的主播大有人在。

一边是大主播跳槽离开,一边是小主播生活窘困。据媒体报道称,斗鱼与小主播间的打赏分成为五五开,本来小主播就缺少人气、流量和关注,再加上50%的抽成,加剧了主播与平台之间的裂痕。

内忧外患藏隐疾

与上述“管不好人”相应的,还有一个难题——“赚不了钱”。

当然,这不只是斗鱼一家直播平台的问题,以虎牙为例,尽管虎牙上市时高调宣布自己“游戏直播第一股”身份,时至今日对于虎牙直播平台究竟是游戏直播平台还是秀场直播平台一直都是模拟两可。在线直播与广告业务是虎牙直播主要的两大收入来源,2018年Q2财报显示直播打赏收入占营收95.5%,到了Q3虎牙自制了20余个电竞赛事,直播打赏收入占比96%,也就是说所谓的流量变现、广告业务、会员收入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

斗鱼还没上市,我们没法得到准确的财务数据,但屡传亏损以及频频爆出的裁员、欠薪事件,也可推测其盈利现状。

不仅是普通员工,还有多位高管流失。企查查显示,1月9日,有两名董事退出斗鱼管理层,分别是蔡东青(奥飞娱乐董事长)、唐肖明(微影资本创始合伙人),同日,斗鱼监事余国铮也退出斗鱼管理层。

另一方面,行业高压也使得直播平台在去年屡遭打击。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4.60亿人,2019年将达5.07亿人,虽然基数不断扩大但增速明显放缓。

除此之外,2018年斗鱼多位主播遭点名甚至封禁,1月,卢本伟教唆粉丝辱骂质疑他开外挂的人,随后被处罚;7月,斗鱼主播陈一发儿在早年的直播中公然把南京大屠杀作为调侃笑料,其直播间被无限关闭;10月,斗鱼APP被各大应用商店下架;随后,B总001的“精日言论”视频流出,引发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对斗鱼的强烈批评……

一边是盈利困局,一边是监管施压,虽然斗鱼在直播界的造星和吸金能力一流,但直播行业流量天花板已显现,加之本身在主播监管上的薄弱,斗鱼上市路十分坎坷。

斗鱼的最后一搏

去年对于直播行业来说是丰收的一年,资本大戏接连上演,先是虎牙直播在纽交所上市,40天内股票上涨304%。6月底,创业板上市公司宋城演艺发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将与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花椒直播运营主体)重组。随后,陌陌、YY、天鸽互动等直播平台股票大涨。7月,奉佑生带着映客在港交所正式敲钟上市。

到了下半年形势急转,诸多直播平台出现裁员乃至倒闭。王思聪的熊猫直播多次被传资金链断裂,头部网红接连出走。全民直播被爆出欠薪,老板跑路,上海办公地点人去楼空。12月3日,背靠网易的薄荷直播宣布将停服,同一天,土豆泥直播也宣布将停止服务。

融资方面,据IT桔子搜索结果显示,自2018年7月至今国内没有游戏直播平台获得千万人民币级别以上融资。

斗鱼也没有逃脱这个命运,今年2月,斗鱼被曝大量裁员,北京办公室“人去楼空”。斗鱼最近一次的融资在2018年3月,腾讯产业共赢基金以6.3亿美元实现战略投资,距今已过去一年。

模式与管理上先天的缺陷,让斗鱼和它的同行很可能成为又一个被资本光顾、抛弃的案例。

可以看到,目前国内游戏市场尤其是电子竞技市场还有一定增长空间,作为配套产业的直播蛋糕也已经成型,最后吃到蛋糕的人是不是斗鱼很难说。

再来看海外的情况,斗鱼海外版在上线后被报道称对越南、印尼、泰国等地的斗鱼签约主播薪水存在不同程度的拖欠。2018年原本负责斗鱼东南亚直播业务的深圳团队被曝裁员,斗鱼海外扩张计划受阻严重。

冲击美股,意味着获得了现金流保障。在市场竞争激烈,盈利能力较弱,仍然需要资本推动发展的直播行业,唯有拥有较强快速融资能力及商业变现能力的平台,斗鱼能否续命很大程度要看上市成功与否。

总 结

2018年大环境形势严峻,直播平台深陷盈利困境,虎牙上市一个月后,股价从15.25美元涨到50.82美元。但是这种现象却没有维持很久,五个月后,虎牙就转盈为亏,截至2019年2月28日收盘,其股价为25.86美元,股价几乎腰斩。

股价背后折射出的是投资者对于中国游戏直播市场的态度,从最开始的看好和肯定,到如今的不确定和观望。 

直播行业的焦虑还来自于移动互联网整体流量的枯竭和竞争的加剧,在前有陌陌、虎牙、映客等上市公司狙击的情况下,斗鱼还要面临快手、抖音都短视频平台对流量的侵蚀。

资本引擎的助推下,游戏直播资源越来越向头部平台集中,即使斗鱼上市成功,前路也未必光明。

责任编辑:sunpeipei   /   作者:小节点

相关标签
斗鱼直播
斗鱼tv

申请创业报道,分享创业好点子。点击此处,共同探讨创业新机遇!

相关文章

榜单

热门排行

信息推荐

扫一扫关注最新创业资讯